第八十二章 阿贝伊勒的欣喜

365bet注册官网_365bet娱乐场投注_365bet首页: 亡语流淌之冥 作者: 冥尘寂澜 更新时间:2019-10-05 14:56:36 字数:4550 阅读进度:291/292

“强制控组!”阿贝伊勒手掌向前一伸,铃兰周围那些保护着自己的气流却连一点停滞都没有,继续围绕着铃兰来回飞舞,丝毫不受其影响。

阿贝伊勒惊了一下,但却并未就此停手,他手掌依旧停在半空,只见上面忽然凝聚起了少部分的闪电,铃兰顿时便感觉有一股吸力从前方传来,未等她有所反应,她的人已不受控制地飞速朝着阿贝伊勒的手飞去!

而就在她即将与阿贝伊勒接触时,阿贝伊勒的手掌中心忽然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尖锥虚影,如果就这样飞过去,铃兰必定被扎个透心凉!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令阿贝伊勒心神一震的声音突然从一旁屏障的后面传来,阿贝伊勒顾不上铃兰这边,急忙放下手来朝着那边看去。

恢复了自由的铃兰没有就此放弃,她抬起长刀狠狠地朝着阿贝伊勒的头颅刺去,长刀周围,满是那血红色的花瓣!

阿贝伊勒却根本没再看她,他铠甲后方忽然飘起了几个碎片向铃兰飞去,转眼间便来到铃兰周围。

铃兰知道不妙,却已来不及,这些碎片间快速连接起了闪电,一个闪电牢笼就此形成,把铃兰困在了里面!

黑色的气流在闪电牢笼内继续飞舞着,却不能帮到铃兰什么,毕竟阿贝伊勒的这个魔法没有攻击性,所以它们无法偏转。

铃兰用长刀对着那牢笼看了几次,但即使有着血红色花瓣的协助攻击,这牢笼也是纹丝不动。接着,她又用了数个魔法,结局,也是一样。

此时的阿贝伊勒,实力已超过她们太多,相对的,他对那身铠甲的操控能力也进一步得到了加强。铃兰和白樱,已真地变成了待宰羔羊……

不过,阿贝伊勒此时却顾不上她们。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令他又惊又喜的东西。

屏障内,敏思、克拉赫以及两个仲夜骑士都已动弹不得。

他们不是中了什么魔法,而是被一股强烈的气息压在了地上!

毫无疑问,这气息来自阿莉尔。

但这怎么可能,阿莉尔不是已经被禁锢冥方给压制住了吗,她怎么会散发出这种程度的气息?!

这个问题,被压在地上的几个人都不会去问,因为他们知道答案。

“阿……莉尔……停下……”克拉赫尽力抬起头,想要看向阿莉尔。

但阿莉尔已漂浮到了半空中,他能看到的,只有阿莉尔那好似花苞的裙子。

敏思对屏障上残留闪电的观察本已完成,准备使用魔药,可此时,却是死死地被压着,连转一下头的力量都没有!

两个仲夜骑士想要施放魔法,却发现周围的亡语已全部朝着阿莉尔飞去,一点都不理会他们!

其中一个骑士仰面躺着,目光聚集在那此时看起来只能用恐怖形容的阿莉尔,暗道:麻烦大了……这下麻烦大了……

克拉赫虽然被压得连说话都费劲,却依旧没有放弃,他咬着牙道:“不……要……阿莉尔,不要被……薨迷惑……不要被……你最痛恨的软弱控制!”

他真是痛恨命运为何会这么残忍,敏思刚才明明已经说过她有把握使用模仿魔药将大家全都像刚才阿贝伊勒转移铃兰和白樱一样传送出去,甚至,还可以利用“不羁翡翠”的特性使用短距离的传送,也就是说,他们本来已经有了去救铃兰和白樱的方法。可偏偏在这时,阿莉尔失控了!

而且,是比克拉赫预想中还要坏的失控。

如果阿莉尔仅仅是按照她自己之前所说,去解开亡语的力量,那至少还有理智在,可以自控。

但现在,阿莉尔是在被薨的迷惑下彻底解放了亡语,这简直就是克拉赫能想到的最坏的结果!

阿莉尔,已不再穿着人性肤,因为人性肤无法承受那疯狂聚集而来的亡语,已被撕得粉碎。

她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阿贝伊勒的目光,便是被她身后的皇锁鬼狱所吸引。

他怔住了,又像是被迷住了。

他这段时间以来墨突不黔、申旦达夕,在寻找的是什么?!

也许没有人会相信,他寻找的,只是从一个隐居在荒郊野外的疯老头子嘴里说出的传说之物而已。

是的,这个老头子,便是那个为摄冥会成员讲述《鬼狱前的欧石楠》的人。

他说谎了,欧石楠探寻者们从书上得到的信息,远不止他说的那些。

摄冥会之人相信了这个老头子,但同为老头子的阿贝伊勒却看穿了他。

偶然间,他经过了一处建在穷乡僻壤的老房子,而他看到的,是一群摄冥会成员正准备用酷刑折磨一个老人,原因,是因为他们有两批人都死在了这老人房子的前面。而在得知第一批摄冥会成员想要从老人处得到的是什么后,他立刻干掉了这群人,但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救那老人。

而是为了使行刑者变成自己……

尽管那老头是个学者,但这并不代表他很软弱,阿贝伊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从他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可阿贝伊勒不是年轻人,他了解老人最畏惧的是什么。

不是伤病,不是死亡。

是遗憾。

老人的房子下面,有一个密室,里面,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亦或者是书籍,只有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年。

他是这个老人唯一的学生。

当阿贝伊勒将这少年按在老人面前时,审问,便已没有必要了。

老人将一切他所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但,对阿贝伊勒有用的信息并不多,这些,他全部都上报给了自己的主人。

他自己,只对这里面所描述的一种事物感兴趣,那便是一个雕满了奇特符号的黑色金属长筒里所关押着的囚犯……

“数不清的第六阶以上的强大魔物,千余戾魔,五个朴魔,再加上一个……实力不明、却怀疑可以灭世的存在……如果能将这些家伙尽数化作老夫的收藏,那么老夫的实力将一次性获得强度无法估量的提升!呵呵,哈哈哈……”

狂笑间,阿贝伊勒没有听到那个老人的哀求,更没有看到少年怨毒的眼神。

他杀了他们。

然后,他便径直前往洞察神殿,准备寻找那关押着魔物的长筒的线索,当然,也就碰到了芬奇,导致自己一无所获,还徒增了愤懑。

但现在,这些愤懑都已不见了。

他的脑海里,就只有欣喜若狂。

“想不到……老夫竟这么快就找到了你……呵呵呵呵……”他低声地自言自语着,同时也低声地笑着,已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他的眼中,就只剩下了那黑色的长筒。

他的手,不禁紧紧地握了起来。

“它是……我的!!”

见他说的话已明显陷入癫狂状态,铃兰急忙趁机对着已被阿贝伊勒扔在地上、满身都是骇人烧伤的白樱喊道:“白樱!白樱!!能听到吗?!”

“……”

没有回应,白樱的眼睛轻轻地闭着,看起来,她好像并不痛苦。

可谁又能在看到她那焦黑的皮肤后得出这样的结论来呢?

“白樱……白樱!”见白樱始终没有反应,铃兰的叫喊声变得更大,却也变得哽咽了起来,颤抖了起来……“你答应我一声啊,白樱!不是说好了……决不放弃的吗……不是说好了……没有人会先走…我们要同生共死的吗?!骗子!你这骗子!!给我醒过来,骗子!!!”

铃兰用拳头狠狠地敲打着那闪电牢笼,最后,她的头也跟着撞在了上面,阵阵电流声传来,说明这牢笼对于里面的人来说并不是毫无伤害。

但铃兰却似已感觉不到这肉体上的痛楚,她一遍又一遍地敲打着,叫喊着,想要让那个总是莽撞地带着得意微笑冲在最前面的女孩子醒过来,然后调侃自己两句。

“怎么了?看你担心的那个模样,我可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弃,我们可是要一辈子都守护在阿莉尔大人身边的哦~”白樱缓缓地睁开眼睛,然后对她笑道。

这不过是幻觉。

白樱,竟好似是睡着了一般,表情看起来,非常地安详。

“可我不想你睡着……我们共同醒来,为什么是你先睡去……”铃兰不禁闭上了眼睛,头靠着牢笼缓缓地跪了下去。

“砰!!”一个响彻天空却又有些发闷的声音响起。

铃兰满眼是泪地缓缓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当她发现,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理智的阿莉尔正在撞击着屏障时,她睁大了眼睛,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会?!阿莉尔大人她……彻底被薨迷惑了?!”她喃喃着,然后猛然站起身来,对着阿莉尔喊道:“阿莉尔大人!阿莉尔大人!!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不要这样,不要被薨迷惑了心智!!”

阿莉尔没有反应,她双目死死地瞪着阿贝伊勒,一遍又一遍地撞击着屏障,力量越来越大,那坚固的屏障竟已出现了震动的迹象!

“阿莉尔大人……不要为了我和白樱这个样子……我们不是为了这样的您去战斗的……不要这样……白樱不会想要您变成这样……求求您……”伴随着那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撞击声,铃兰几乎是哀求的声音,也在响着。

“砰!!!”撞击声再次响起,仿佛是在拒绝铃兰一般。

这一刻,阿莉尔好像是撞在了铃兰身上似的,使得铃兰浑身都是一颤,她悲伤地闭上了眼睛,又一次跪在了地上,难过地道:“为什么……你们两个谁都听不到我的声音……为什么……”

克拉赫趴在地上,用尽全力才勉强将头转向一边,看着敏思费力地道:“敏……敏思……告诉我……怎么使用……模仿……魔……”

他的话,已说不出来,此时,这里的压力已大到地面都被压得逐渐凹陷了下去。一旁高大结实的城墙,更是出现了坍塌、倾倒!万幸的是,由于阿贝伊勒那耀眼的魔法,城墙上早已没有了人。

但这并不意味着城里的人就不会遭殃,大部分的人已远离这片战斗的区域,可仍有少部分没能及时逃走,这部分处在距离阿莉尔较近的半个城镇的人,早已被压成了肉饼,没了命……当然,另外半个城镇的人也不好过,即使距离非常远,他们也是被死死地压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敏思只是个第二阶炼魔导师,这种实力的她,本来是完全无法承受这种压力的,但由于她通过了亡语的试炼,使得这种来自亡语的压力变得不再致命。

纵使如此,她现在也无法对克拉赫做出回应了。

“可恶!”克拉赫在心里满是悔恨地骂道,他在为自己的无能而愤怒——你明明可以做得更好,却终究还是让阿莉尔变成了这样,克拉赫啊克拉赫,亏你刚才还有那么一刻感到沾沾自喜,觉得你已经将阿莉尔从深渊拉了回来,你愚蠢!!你无能!!

当大部分人都在痛苦的时候,阿贝伊勒,却依旧在笑着。

他看着疯狂却又始终无法突破那道屏障的阿莉尔,笑道:“没错,就是这样,魔物!快一点冲破那道屏障,将你背后的囚牢交给我!怎么,做不到吗?你是废物吗?!”

“砰!!!”似乎是为了回应阿贝伊勒的嘲笑,阿莉尔撞击的声音又大了些,这一次,屏障外本来完好的土地已经出现了碎裂,仿佛是被挤压到了一样!

“不够,远远不够,废物,你太废物了!”阿贝伊勒的头盔在变形间消失不见,露出了他的脑袋。

他一脸遗憾笑容地看着阿莉尔,摇了摇头。

“砰!砰!”

“不够!你想让老夫就这么傻傻地站在这里等你吗?!”阿贝伊勒喊道。

“砰!”“轰隆隆……”又是一次撞击,地面,出现了一些崩塌。

阿贝伊勒却又摇了摇头,他轻轻跃起,竟来到了屏障旁,漂浮在阿莉尔的面前!

“怎么了?很恨我吗?那就快点出来啊,邪薮鬼堂的魔物!”阿贝伊勒带着挑衅的表情道。

禁锢冥方虽然在阿莉尔的一次次撞击之下,已经出现了一些受损的痕迹,但看起来,距离崩溃还有差得远。

阿贝伊勒显然不愿再等,他也没有要自己将这屏障打开的意思。

因为他很享受这种看别人承受痛苦的过程。

于是,他冷笑了一声,对着身后抬起手,白樱的身体便朝着他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