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人鱼之殇(32)

365bet注册官网_365bet娱乐场投注_365bet首页: 快穿硬核女神 作者: 宫九格 更新时间:2019-10-05 16:47:11 字数:2800 阅读进度:594/611

没有海妖之后,大海也趋于平静,人鱼族和人族相安无事很多年。

海玺的父亲和母亲都将王位传给了他,他成了陆地和大海的真正主人。

他也没有辜负这两个位置,前半生认真的玩乐学习,将少年时错过的时光一一补了回来,后半生则认真的做一个国王,努力治理民生。

他作为气运之子的一生终于走上正轨,死后,成了民众口中最伟大的国王。

明媚在海玺死后,脱离了那个世界。

这一次,她敏锐的觉察到海玺的魂魄凝实了许多,他的气运正在慢慢回收,或许正在渐渐影响其他的世界,可能过不了多久,他就不再需要她了。

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她又该如何呢?

粉团子难得猜中了明媚的想法,却嘟着嘴道:“我们真的不知道气运之子来自哪里,为什么每个世界的气运之子都是同一个,不过,宿主,就算气运之子不需要您了,系统也能追踪到他,我们可以一起去看他啊,您觉得怎么样?”

明媚摸了摸它的脑袋,没再说话,只是脸上的神情更加沉稳。

白光乍起,她朝着下一个世界行去。

……

“媚娘,你怎么了?”

男人的声音带了缱绻意味,明媚听在耳中,不禁皱了皱眉,抬眸去看,只见一个面容英俊的男子正笑吟吟的看着她,眉宇中带了三分浮浪之意,显然与原主大有关系。

明媚往后推开一步,神色淡淡的看着男人。

男子“咦”了一声,似很奇怪片刻之间,原主怎么就变了。

明媚挥了挥衣袖,打量着房中摆设,青纱帐照着拔步床,床侧摆着一架古琴,古琴旁是美人靠,上面摆着几样精致的茶具,下面用竹垫衬着,窗台上,一盆芍药开的正好,那花叫做冠群芳,是芍药中的名品,珠帘半卷,阳光斜斜的照在青砖地上,看起来一室静好。

这样子分明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明媚看一眼这男子,便知道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她平静道:“我倦了,你走吧!”

男子:“呃!你可是头晕的症状又犯了?今日太阳大,不该带你出去的,现下看来,你又不好了,你先歇着吧,我去让小环煮些绿豆汤来。”

男子说着就出去了,看样子对原主很是熟悉,还有“媚娘”这个称呼,听起来也实在太暧昧了些。

明媚手指微动,门自动关了。

明媚静静等着,粉团子这一次没有掉线,在明媚数到“三”的时候,它咋咋呼呼的出现了。

“宿主,我来了,我来了,我现在就给您传数据。”

口中说着,急忙将资料传了过去。

明媚闭目养神,很快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主叫做药明媚。

是一个芍药花妖。

窗台上的芍药花便是她的一个分体,她的本体在郜山禅印寺中,是寺中芍药园里的一株百年芍药。

药明媚修行百年,修出了一个女体,日日在寺中聆听佛经,自身也慈悲向善。

禅印寺是当地名寺,时常有各类香客往来,有些进京赶考的书生,无钱住店,也会交写银钱给寺庙暂时居住,这比住客栈便宜的多。

这一年,寺中来了一个叫做葛长林的书生。

许是药明媚情劫将至,她一眼从数十人中相中了葛长林,只是苦无机缘认识。

一次,也是凑巧,园中芍药花开的正好,却有几个闲人随意攀折花朵,眼看就要攀折到她的头上,却被葛长林拦住,说,这芍药是花中宰相,这一株更是宰相中的名相,称作冠群芳,折了它只恐寺中僧人不依,咱么住在这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药明媚听了心中欢喜。

一个是感念葛长林护花之功,它虽然不怕攀折,但被那样的俗人糟蹋,心中总会郁郁。

二是感怀葛长林是爱花之人,看来是花间同好,遇到这样一个人并不容易。

她知道每年寺里在芍药花开的时候都会举办赏花节,到时会邀请城中名士闺秀同来赏花,是文人雅士扬名立万的大好时机。

她动了心思,一夜之间,催动芍药花开的更艳,寺僧一见今年的芍药花竟然提前开了,便提早举办赏花节。

待到节日那日,药明媚伪装成赏花的贵女,与葛长林偶遇,一不小心又假装掉了钗环,落在葛长林脚边,一来二去,两人便认识了。

自此后,她一颗芳心统统都给了葛长林。

在葛长林无钱交给寺僧被赶出去时,她提前购置房子,供葛长林居住。

在葛长林生病时,更是衣不解带,精心伺候。

两人相处日久,暗生情愫,私下许了终身。

乞巧节乞巧时,药明媚贪杯,喝醉酒显出了原形,葛长林大受惊吓,这才知道自己喜欢的竟然是个花妖。

药明媚醒来后,知道自己犯下大错,向葛长林坦白了一切。

葛长林当时很大方的原谅了她,一切看起来如同从前。

药明媚心思单纯,自然不知道葛长林那样大方,并非他心胸宽厚度量大,纯粹是因为没钱。

葛长林生怕自己与她反目,会落到无钱进京赶考的地步,因此一直忍耐着,还像从前一般对她好,只不过明里暗里已经在向她套话,了解花妖的弱点,甚至为了让她放心,更是允诺一生一世永不负她。

药明媚感慨自己遇到了良人,更是卯足了劲儿对葛长林好,一心资助他上京赶考。

后来,葛长林中了状元,庆贺之日,药明媚很是高兴,一时贪杯又喝多了,又变成了一株芍药花,这一睡,直到三日后,才在烈火焚身中醒来,四周不见了葛长林,只有被烧毁的无数芍药花。

三日之间,她竟然从京城到了郜山禅印寺中芍药园。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本体在此,根本无法逃走,只好将自己神魂保存在根茎之中,希望能逃过一劫。

芍药园烧的一干二净,她的许多姐妹子孙被一场火烧的干干净净。

她缩在根茎里痛惜又无奈,若想再化chengren形,只能等明年芍药花重开,不过,这样就要和葛长林分开一年。

她心中万分感慨两人好事多磨,却见一个人亲自拿了花铲来挖根,那人正是葛长林。

葛长林心中有愧,祭拜之后,终于说出了真心话。

原来,葛长林对她根本了无情爱,只是图她的财,更怕她反目害他。

“人妖殊途!”这是葛长林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也是伤药明媚最深的一句话。

若只是人妖殊途便也罢了,葛长林害她最重要的一个缘由是他殿试上表现不佳,皇帝不太满意,想要做官还需要待选多年,他怕自己被皇帝遗忘,一时情急便说出自己有办法救皇帝的三公主。

三公主是皇帝爱女,卧在病榻多年,沉疴难愈,皇帝早年便有旨意,谁若能治好三公主可加官进爵,最低从六品。

这对葛长林来说是极大的huo,要知道,历朝历代的状元一开始被授予的最高官职不过是个九品芝麻官,治好了公主却立刻就能获得从六品官职,这是多大的huo。

葛长林早年曾经听药明媚说过,她修行百年,根茎早就可以医治百病,只要尚未咽气,吃了它的根就能活命。

葛长林没有经受住huo,立刻就将她卖了,打算给公主治病。

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是一举两得,既除了心腹大患,又能加官进爵。

葛长林亲手挖出了药明媚的根茎,将她的神魂磨成粉敬献给了公主。

公主药到病除,冥冥之中感受到缘分,非要见一见葛长林,这一见,情便生。

葛长林顺利迎娶三公主,并得了皇上封赏,从此扶摇直上,成了史上有名的状元,一直做到宰相名垂青史……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