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一语中的诸葛亮

365bet注册官网_365bet娱乐场投注_365bet首页: 三国有君子 作者: 臊眉耷目 更新时间:2019-10-05 22:33:41 字数:2647 阅读进度:664/666

知晓了前线防守的袁军大部分都撤走了的消息,陶商立刻召集诸将商讨下一步的行动对策。

僵局已经打开了,先是陶商的跨海袭郡的战略,紧接着又是郭嘉等人在夺取了临淄城之后,来了个将计就计的延展之计,还散播可临淄城失守的消息,配合以“吕翔”的调兵令,将袁军将士都诓骗了回去。

陶商和郭嘉合作搭档多年,彼此可谓是极有默契。

他在细细的思索之后,便了然了郭嘉的深意。

用计谋引诱前线的袁军攻打临淄城,为陶商放空通路,但同时也把自己置于了极其危险的境地。

一旦那些袁军攻克了临淄城,等待郭嘉和太史慈的,就是灭顶之灾。

猜到了郭嘉的用意,陶商不由笑着叹了口气。

都是当了卫尉的人了,做事还是这么不长进,稍不留神就玩火。

既然大致能够猜度出郭嘉的套路,那下一步就是看己方如何配合他了。

听完陶商简单的讲解之后,在场诸将一致表示,立刻出兵,紧随着袁军之后,和临淄城的郭嘉一同内外夹击,消灭袁军的有生力量,彻底掌控住北海和东莱之地,割取青州的半壁江山,用来在河北立足。

大家的想法跟陶商差不多,不过有一个人却提出了异议。

这个人就是诸葛亮。

“老师,学生有一个方法,或许可以更快的令袁军溃败,稳固两郡之地。”

陶商很了解他的这个学生,诸葛亮要么一般不说话,一说话就是精华,其建议每次都可谓是相当的中肯。

“孔明,说说你的想法。”

诸葛亮轻摇着羽扇,道:“袁军着急回临淄城,其意甚急,攻势想必也极为强劲,以郭公之能,既然敢出此策,那必然是胸有成竹,有办法应对”

陶商闻言不由唏嘘。

这事还真就是不一定。

你诸葛亮办事求稳,姓郭的可不是那样的人。

那小子纯赌徒。

诸葛亮继续道:“咱们现在即使回军,也未必能迅速的击败如此盛怒之下的袁军,一个不好,说不得还会受到重大的损失,既解决不了郭公的危机,又需要承受不必要的损失。”

陶商点了点头,道:“说下去。”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想要瓦解这些盛怒的袁军,没有什么是比拿下他们主将的首级更迅速的做法了”

陶商满意的点了点头。

诸葛亮不愧就是诸葛亮,一语中的。

青州袁军目下的首领是二吕,要想打击他们的战意和怒气,用最小的损失将他们彻底击溃,二吕的人头毫无疑问是最佳契机。

“郭公将临淄城失守的消息放大,为的是引诱前线的袁军士兵们回撤,但同时也定然会引诱当初被丞相骗去北方截杀匈奴的二吕,二吕截杀匈奴不得,又听闻临淄城失守,如此大事,他们一定会方寸大乱,届时顾不得仔细思量便会驱兵回撤,而如今阻拦我军前进的袁军已经都返回了临淄城,到时候,我们只要”

陶商笑呵呵的道:“我们只要将兵马安排在二吕回兵的道路上,将他们截杀,然后在拿着他们的人头去临淄城解围,一切就自然而然的搞定了。”

诸葛亮拱手道:“老师英明,正是如此。”

陶商暂时的看着摇摆着羽扇的诸葛亮,心中不由大为激赏。

诸葛亮当真是越来越成熟了!

他不但智冠天下,英俊潇洒,特别是在摇摆羽扇的过程中,还有一种施施然的清秀高雅之气着实是清新脱俗!

说他是绝代风华也不为过。

而且在这脱俗的仙人气中,还隐隐有一丝从陶商那里学来的贱气。

纵观历史长河中的各类英雄人物,能和目下诸葛亮这股气质相比的唯有东方不败也。

诚如诸葛亮所料,去往北方劫持匈奴,想立大功的二吕守株待兔扑了个空,犹如棒槌一样的在北地蹲了许久,最终无可奈何的往回返。

一路上吕旷气的咬牙切齿,指天立誓,待回返到了北海郡之后,一定要把于夫罗碎尸万段,用朴刀把他切成一片一片的蘸盐巴吃。

就在回返往北海的路上,有斥候回报临淄城以东,包括东莱郡在内的地盘,为不知何处的冒出来的金陵兵偷袭,全部失守,负责镇守临淄城的主帅邱瑜被金陵军大将太史慈所杀,青州土地大片失陷,临淄城告急。

一听到这个消息,二吕的脑袋一晕,差点没背靠背的直接吐血身亡!

这怎么个情况?

东莱郡失守?

那些金陵兵是怎么跑到那里去的?

二吕不敢再耽搁,他们也没有时间去收拾于夫罗了,两人急忙改变行程,疯了一样的奔着临淄城而去。

一日一夜,二吕不断的催促着兵马行进,一刻也不曾停留。

如此一来,行进的速度固然是加快了,但二吕以及其麾下的士兵们却累的够呛,一日一夜不曾合眼,其疲劳程度可想而知。

眼看着就要抵达临淄城,在大概距离临淄城尚有百里之地,二吕终于撞进了陶商的包围圈。

“咚咚咚咚”

包围之地,乃是一处密林和山谷的交接处,一阵阵密集的鼓声从密林中响起,将累的昏昏欲睡的袁军震醒,所有人急忙戒备,并惊恐的张望着四周。

从四面八方之地,奔出了数不清的金陵军士卒,并以徐晃,麴义,纪灵,臧霸,李通等人为先驱,将二吕的兵马分割成了数段。

二吕的兵马本身就疲惫不堪,如今骤然遇到埋伏,几乎没有还手之力,面对敌方有预谋的分割,袁军根本就拿不出有效的方式对金陵军进行阻挠。

金陵军实力坚强,少时便以一个又一个方阵为圆心,拼命的向着敌军进攻,不多时便将袁军杀的七零八落。

而为首的吕旷和吕翔,则是仓惶的四下奔逃,二人狼狈不堪,但还是妄图更够在乱军之中,找到一线生机,能够脱出升天。

可惜的是,早就已经有人瞄上了他们二人。

持金背刀的黄忠从斜刺里正面迎上了他们两人。

黄忠依旧是一脸和善,笑呵呵的道:“二位吕将军,老夫南阳黄忠,新近投在丞相麾下为将,蒙受大恩却不曾立功,今日欲借二位将军一物,交付于丞相面前,以为近身之资,还请二位务必成全。”

吕翔此刻有些吓破了胆,闻言忙对吕旷道:“兄长,这老头问咱们借东西,咱俩借是不借?”

“借个屁!你傻啊!他要的是咱兄弟的项上人头!”

黄忠哈哈一笑,将刀一横,夸赞道:“聪明!”